當前位置:主頁 > 資訊 > 展會活動

【全印展-展商】閆世彬:寒門貴子,貴在奮斗

時間:2018-10-25 15:46:40來源:科印網

  上個世紀末,18個青澀懵懂的魯西南少年,從貧窮的家鄉結伴來到南中國的邊疆城市——深圳。

  這個曾經的小漁村自1992年開始,便成為眾多掘金者的造夢之地。1999年的深圳在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下,處處彌漫著創新的活力和財富的氣息。每個來到這里的年輕人在火一樣躥升的熱情中追尋自己的夢想。但是骨感的現實總會給這些初出茅廬的熱血青年以沉重的一擊。

  一個星期后,同行者中便有13人黯然退場,閆世彬是留下來人中的一個。家鄉人對深圳的印象來源于香港警匪片,你爭我搶、打打殺殺。所以來到這里,閆世彬并沒有得到家人的支持,倔強如他,必是不會走回頭路的。

  “熟悉、安逸的農村確實要比吃不上飯的深圳舒服很多,但是我來這里就是要做點事。”抱著這樣的信念,閆世彬對自己暗暗說“不成功、便成仁”。在深圳活下來便成為閆世彬最重要的事,“只要努力干活,肯定不會被餓死。

  來到深圳的第五個月,閆世彬拿到200元的工資,全部寄回了家,“那是一種無法言表的成就感和喜悅感”。一直處于生存期的閆世彬,來到深圳三年從來沒有回過家,也甚少和家中聯系。

  千禧之年邁著她輕快的腳步到來了,閆世彬的境遇終于出現轉機,故事在這一年掀開了美麗的第一頁。

  敲開事業的第一扇門

  路遙在《人生》的開篇中就說:“人生道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一個偶然的機會,朋友向閆世彬推薦了一份業務員的工作。因此,閆世彬邁出人生緊要處的第一步。

  從未接觸過業務工作的閆世彬穿著一條女同事發胖穿不下的喇叭牛仔褲和一雙膠鞋,就這樣懵懵懂懂的去面試了。為了讓面試官留下自己,還杜撰了一些不曾有過的業務工作經驗。或許是幸運女神眷顧,亦或許閆世彬的淳樸與堅毅打動了面試官,他真的被留下了。但是面試官提出了三點要求:

  第一, 把頭發理一下;

  第二, 買一個BB機;

  第三, 換上皮鞋。

  為了省錢已經好幾個月沒有理過發的閆世彬,從地攤上花五毛錢買了一把理頭發的梳子,在大眾洗浴中心對著鏡子解決了自己的理發問題;他又跑到很遠的地方找一位同學東拼西湊借到了200元,用180元買了一部摩托羅拉的BB機。他的業務員生涯就這樣跌跌撞撞地開始了。

  巴西著名作家保羅·柯艾略的寓言式小說《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中有這樣一句經典的話:“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全宇宙都會來幫忙。”

  家境不太富裕的閆世彬,不想一輩子當農民,更不想自己的孩子經歷同樣的生活條件,這種“一定要做點事”的強烈欲望在閆世彬心底扎的根越來越深、越來越壯。在其做業務工作一年多以后,一個客戶對他說“你為什么不自己做點事,辦自己的工廠或者公司?”彼時,處于打工仔階段的閆世彬對開公司、辦工廠完全沒有概念,一頭霧水的他把這些話原封照搬學給自己的同事,同事回答他,“你傻啊,客戶的意思就是你開公司,他找你買東西,這樣不就賺到錢了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2001年,身揣3000元的閆世彬就這樣決定自己做老板。對開公司一竅不通的閆世彬找來同事合伙,經過一年多的奮斗,公司盈利接近200萬,這在2002年的深圳確是一筆“巨款”,畢竟當時深圳的房價不過3000塊。

  要做就做最好的

  合久必分,這個世界上有太多可以同患難卻不可以共享福的泣血案例。合則聚,不合則散,是閆世彬的處世哲學,雖然在分別的時候,合伙人”動之以理,曉之以情”窮盡一切做法讓其留下,但按照這位魯西南漢子說一不二、絕不拖泥帶水的倔強性格,閆世彬走的毅然決然。即便,作為一個合伙人只能按照一個業務員的工資結算,扣除他陸陸續續寄回家的錢,他最后只帶走了3000塊。


推薦專題

2019電商年會

2019中國印刷業互聯網創新節暨第七屆中國印...[詳細]

第七屆中國國際全印展

第七屆中國國際全印展(All in Print China ...[詳細]

2017數字印刷在中國

本次《數字印刷》將繼續為行業分享綜合調研...[詳細]

推薦
北京pk10有正规网站吗